凤凰彩票官网

中国商品贸易结构升级了吗?-基于贸易类别、技术附加值和质量水平的分析

摘要:本文从贸易类别、技术附加值和质量水平三个角度分析了近20年来中国商品贸易结构的升级。

根据贸易产品的类别,可以估计出高科技制成品在中国商品出口贸易中所占的比重正在增加。从贸易产品的技术附加值来看,可以估计中国出口贸易的整体技术水平已经显著提升。利用质量水平指数,我们可以计算出中国大部分贸易产品从低质量水平向中高质量水平的升级。

通过计算中国与其五大贸易伙伴之间的双边贸易结构,我们可以看到,尽管中国出口产品的技术和质量水平正在提高,但与进口产品相比,它们普遍处于劣势。

关键词:贸易结构、贸易类别、技术水平、质量水平、JEL分类编号:F14C33: F415.1中的图形分类编号;;F740.6 1。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对外贸易额不断增加,已经成为中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按照2005年不变价美元计算,2014年中国出口额为2.11万亿美元,占到中国当年GDP的22%。按2005年美元不变价格计算,2014年中国出口为2.11万亿美元,占当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2%。

2014年,全球出口总额为19万亿美元,中国出口占13%,而1982年占全球出口的1%。

随着中国出口贸易的快速增长,中国贸易结构的升级成为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些学者认为,虽然中国的对外贸易额在过去20年左右有了很大的增长,但中国出口贸易的技术水平和贸易结构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仍然处于中低端。

刘志彪和张杰(2009)利用制造业企业的调查数据表明,古典贸易理论强调的技术创新、人力资本和资本密集度等因素并没有成为中国本土企业出口的决定性因素。

他们认为,中国本土企业可能被主要国际卖家锁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的低端,从而导致中国本土企业缺乏不断提高出口竞争优势的能力。

邵云和徐康宁(2009)分析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对外贸易结构的动态变化。

结果表明,中国的贸易结构相对稳定,大多数商品的贸易差额在样本期开始和结束时没有显著变化。

石炳展等人(2009,2010)认为,中国70%以上的出口产品是低端产品,贸易结构没有明显改善,低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水平。

大量研究结果也表明,中国的对外贸易结构得到了显著提升。

陆晓东和李林荣(2007)使用贸易面板数据检验了1987年至2005年中国贸易结构的稳定性和比较优势。结果表明,尽管基于要素禀赋的比较优势表现出相对稳定性,但中国的比较优势总体上发生了变化,没有产生“比较优势陷阱”的锁定效应。

孙林等人(2014)和刘伟力等人(2015)运用质量升级的多维模型,从绝对质量和相对质量两个角度对中国出口到国际市场的产品质量升级进行实证测量。研究发现,我国出口产品存在明显的质量升级现象,出口产品整体质量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上述文件对中国贸易结构升级的判断存在差异,主要是由于时间维度和计算方法的不同。

鉴于此,本文利用20多年来各国的贸易数据,从贸易类别、技术附加值和质量水平三个角度分析了中国贸易结构的升级。

本文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中国贸易结构的计量时间维度相对较长,从1987年到2014年,是联合国商贸统计数据库中中国贸易数据统计的最早年份;采用三种方法从浅到深对中国贸易结构进行测度和分析,使研究结论更加全面和稳定。

由于这三种方法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商品贸易,商品贸易也是国际贸易的主体,因此本文对中国出口贸易结构的分析主要集中在商品贸易上。

本文共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绪论;第二部分是贸易结构的范畴分析。第三部分是技术附加值分析。第四部分是产品质量分析。第五部分是结论和政策建议。

2.中国商品贸易结构分类(1)贸易商品分类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统计,贸易商品有三种分类:协调体系(HS)、标准国际贸易分类(SITC)和广义经济贸易分类(BEC)。

SITC分类法是研究国际贸易商品结构的常用方法。根据统计时间有四个版本(Rev.1-Rev.4),1-5位分类商品贸易数据可在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Comtrade Trade trade database)中获得。

对于SITC的一位数或两位数编码产品,根据贸易产品的加工程度分为初级产品和成品。根据贸易商品的技术强度,贸易商品分为三类:高技术密集型商品、中技术密集型商品和低技术密集型商品(Worz,2005)。

SITC的1-2位数代码分类过于粗略,无法准确反映贸易产品的层次结构。最常用的方法是使用三位数代码来分析贸易产品。

对于SITC三位数编码产品,拉尔(2000)将贸易产品分为初级产品、资源密集型成品、低技术成品、中技术成品和高技术成品,如表1所示。

表中的数字是贸易SITC第二修订版的三位数代码。

在过去的十年或更长时间里,这一比例已经超过30%,总体呈下降趋势。

中技术制成品的比值呈温和上升趋势,1987-1991年平均为19.17%,2010-2014年为23.98%。

高技术产品在贸易结构中的比重大幅上升,从最初的3.65%上升至2014年的32.13%,十多年来一直保持在30%以上。

然后根据公式(2)设计的rca指数,分析rca值。1: 00,表明中国出口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具有比较优势;当rca&lt。1: 00时,它说中国出口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没有比较优势。

从1987年到1993年,中国在初级产品方面具有比较优势,但这种优势在1994年消失了。中国在资源密集型制成品方面从来没有相对优势,这与中国人均资源稀缺是一致的。中国在低技术制成品方面的比较优势非常明显,rca值一直大于2;在中型技术成品中,rca值一直在不断增加,但一直不到1。在高科技成品中,rca值显著增加。2000年以前,rca值不到1,此后一直超过1,处于比较优势阶段。

从表2可以看出,拉尔(2000)贸易分类计算的中国贸易结构明显升级:高技术产品在中国总出口中的比重不断增加,比较优势倾向于从初级产品升级到高技术成品。

然而,中国在低技术贸易产品中最大的出口份额和比较优势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

(3)中国与主要贸易伙伴国的高技术制成品贸易比重为了进一步分析中国贸易结构的升级,采用拉尔(2000)贸易产品分类,选取2014年中国五大贸易伙伴国的双边贸易数据进行分析。这五个国家是美国、日本、韩国、德国和澳大利亚,中国与这五个国家的双边贸易额占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33%。

表3显示了1987年至2014年间中国与五个贸易伙伴国之间双边贸易中高科技制成品的比例。

从表3可以看出,中国出口美国的高科技制成品比例在过去二十年间呈现明显上升趋势:从1987年的2.54%上升到2014年的36.48%,这表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贸易结构正在不断升级。

高技术成品在中国从美国进口贸易中所占比例的上升趋势还不够明显:1987年,从美国进口的高技术成品占从美国进口总额的27.86%,而2014年,这一比例仅上升到30.29%。

从高技术制成品在进出口中所占的比例来看,我们还可以看到,中国高技术制成品的出口比例在过去20年中逐渐赶上并超过了高技术制成品的进口比例,这进一步表明中美双边贸易结构有升级的趋势。

在中日双边贸易商品中,高技术制成品进出口比重呈上升趋势,从1987年的0.95%和19.21%分别上升至2014年的29.66%和30.93%。可以看出,与进口贸易结构相比,中国对日本的出口大幅提升。

中韩双边贸易结构的变化也是出口比进口更重要。高技术成品在中国对韩国出口中的比重明显小于进口产品,这表明韩国对中国出口的技术水平高于中国对韩国出口的技术水平。

中德双边贸易统计始于1991年。高技术制成品的进出口比例在2005年左右达到最高,此后一直在下降。

高技术成品在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商品中的比重不断增加,而高技术成品在进口贸易中的比重很低,20多年来几乎没有增加。

从与五国双边贸易中高科技制成品的比例可以看出,中国对这些国家的出口技术水平越来越高,而进口技术水平变化不大,但总体上出口技术水平仍然低于进口技术水平。

第五,结论和政策建议本文利用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和世界银行WDI数据分析了过去20年中国商品贸易结构的升级。

首先,根据拉尔对贸易产品的分类,计算出中国各行业的出口比重和比较优势。可以看出,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出口贸易结构已经从初级产品转变为高科技制成品。TCI表示,从世界排名和技术指标值来看,中国出口贸易总体技术水平明显提升。然后从贸易产品质量的角度分析了中国出口贸易结构的升级。可以看出,中国大多数技术出口产品已经从低质量升级为中高质量。虽然中国出口产品的质量在技术含量较高的行业与世界领先优势有较大差距,但中国出口贸易的整体质量水平在过去20年左右有了显著提高。

本文还运用贸易类别、技术附加值和质量水平指标对中国与五大贸易伙伴的双边贸易结构进行了进一步分析。

中国对美、日、韩、德、澳出口中的高科技成品比例呈现明显上升趋势,而进口贸易中的高科技成品比例变化不大。从技术附加值指数可以看出,中国对这五个国家出口产品的技术水平提升不是很显著,而进口产品的技术水平甚至有下降的趋势。在产品质量方面,中国对这五个国家的出口产品占优质产品的比重越来越高,但整体质量仍低于进口产品,因此质量水平处于外贸逆差状态。

从中国贸易结构的技术水平和质量水平的测量结果可以看出,虽然中国贸易结构有明显的升级趋势,但与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仍有一定差距。

我们可以利用“双重创新”的机会,对目前不具备技术和质量优势的行业采取适当的扶持措施,推动中国的贸易结构在技术和质量上更接近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

参考文献:[1]范刚,关熊志,姚志中,2006,“国际贸易结构分析:贸易产品的技术分布”,《经济研究》,第8期,第70-80页。

[2]关熊志,2002,《美国市场“中国制造”的优势》,《国际经济评论》第7期,第5-12期。

[3]刘伟力,常远,曾林东,2015,“中国出口产品质量升级多维研究”,《世界经济研究》,第2期,第69-77页。

[4]刘志彪张杰,2009,“中国本土制造企业出口决定因素的实证分析”,《经济研究》,第8期,第99-112页。

[5]刘钻石和张娟,2010,“中国出口商品技术结构的测算”,《世界经济研究》,第3期,第68-72页。

[6]陆晓东和李林荣,2007,“中国对外贸易结构、比较优势和稳定性检验”,《世界经济》,第10期,第39-48页。

[7]邵云和唐康宁,2009,“中国的对外贸易结构改变了吗?”《世界经济论文》,第5期,第49-60页。

[8]石炳展,李王琨,2009,“中国的贸易结构是否在改善——基于产品周期理论的分析”,《金融与贸易经济》,第2期,第89-95页。

[9]石炳展,2010,“中国出口结构优化——基于产品内分类的视角”,《金融科学》,第5期,第77-84页。

[10]孙林,卢鑫,郁忠,2014,“中国出口产品质量与质量升级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5期,第13-22页。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