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新闻

北京媒体工作者呼吁中央干预杜南群体性事件

来自《亚洲时报》的一群北京媒体工作者近日起草了一份关于《南方都市报》问题的呼吁,指出了前《南方都市报》副总编程器易建联(Yi)一案和日本因“涉嫌腐败犯罪”被捕的“许多无法辩解的疑虑和矛盾”,并呼吁中国最高国家机关和司法机关依法对此案进行监督。

该呼吁的作者包括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詹强、《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王克勤、著名散文家兼评论员赵牧、《新京报》北京新闻部总编辑陈锋、《中国青年报》首席记者常陆等。他们认为,该案中的许多疑点“为国外敌对势力提供了弹药,这些敌对势力怀疑中国的言论自由、新闻和舆论监督受到严重限制,从而损害了党中央和政府的声誉”。

他们感到关切的是,2004年3月,广州东山区法院对《南方都市报》前副总编辑兼总经理余华凤和《南方都市报》前社会委员会委员兼报业集团研究员李玟暎因贪污贿赂被判处12年徒刑和没收财产5万元。李玟暎因受贿被判处11年监禁和10万元财产没收。

当天,《南方都市报》前总编辑程毅中也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广州检察机关以同样的理由拘留。

公开信指出,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的“被拘留者孙志刚之死”震惊了整个中国。

由于这份报告,人们了解了广州的拘留和遣返场所以及相关工作环节中严重侵犯人权的恶劣情况。由于这份报告,全社会在同情知青孙志刚不幸逝世的同时,掀起了废除拘留遣返法和民权运动的浪潮。

根据呼吁,正当人们赞扬《南方都市报》的新闻敏感性、社会责任感和良好的专业素质,并钦佩《南方都市报》敢于说真话的领导时。

2003年7月,该报总经理余华凤因涉嫌“受贿”被拘留,但经过审查,他被保释候审。

同时,该报欢迎广州有关机构的调查。

调查持续了半年。除了该报的领导成员,它还席卷了《南方都市报》的大量广告主,特别是“对与余华凤有联系的广告主进行了逐一调查,但没有发现结果。

该呼吁指出,迄今为止,报社领导程毅中、余华凤和李玟暎先后被拘留、逮捕和判刑。

联署的中国著名媒体工作者认为,“《南方都市报》面临的不仅仅是人人自危的状况,而且也面临有史以来罕见的经营和生存状况危机。

“这群北京著名媒体人士认为,余华凤案已经引起公众对司法审判公正性的强烈质疑。一个声音逐渐从耳语融合成耳语。”如果按照这个判断标准,中国几乎所有的国企老板都逃不出监狱,为什么是《南方都市报》?“他们担心中国报业目前正面临一个制度困境:南方日报集团和南方都市报在其旗下拥有辉煌的彩票合法吗?实行公共机构和企业管理制度合法吗?在经营上,他们走市场化道路,遵守市场规则,实际上形成了以盈利为目的的报纸经营“二元制”。

该呼吁称,在报纸运营期间,通过奖励辛勤工作和惩罚懒惰来调动员工的积极性是企业的必然选择。

事实上,中央有关部门最近宣布的公共机构改革考虑到了上述现象。

从这个意义上说,为了确定“杜南案”中奖金分配行为的性质,有必要特别关注已经商业化的机构(报纸)的利益分配,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审慎对待市场体制下报纸的运行机制。

他们还指出,目前中国存在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如果媒体监督甚至揭露司法机关的不良行为,司法机关可以基于自身利益对媒体进行报复。

他们呼吁改革当前的媒体投资模式,对媒体从业人员进行识别,让媒体敢于说实话,让媒体真正发挥其在舆论监督中的作用,最终推动社会进步。

附件:关于《南方都市报》问题的上诉[王克勤等人]2004年3月,广州市东山区法院以贪污贿赂罪判处原南方都市报副主编兼总经理余华凤和原南方都市报集团社会委员会委员兼研究员李玟暎12年有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李玟暎因受贿被判处11年监禁和10万元财产没收。

当天,《南方都市报》前总编辑程毅中也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广州检察机关以同样的理由拘留。

纵观整个案件,审视案件发生前后的社会历史背景,余华凤、李玟暎的一审刑事判决和程毅中的刑事侦查和强制措施都存在诸多疑点和矛盾,包括审判程序不透明,都是不合理的。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适当的解释,它们不仅可能对余华凤、李玟暎和程毅中的个人合法权利造成不可弥补的侵犯。这更有可能导致公众对司法审判的公正性产生强烈怀疑。一个从耳语到耳语的声音逐渐融合成一个声音:“如果按照这个判断标准,中国几乎所有的国有企业老板都逃不出监狱,为什么是《南方都市报》”对于这类问题,如果只控制报道,无疑会为外国敌对势力提供借口,他们怀疑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舆论监督受到严重限制,从而损害党中央和政府的声誉。对于那些接近敌人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很快的事情。

为了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司法公正,维护党和政府的声誉,反映中国的政治繁荣,我们就《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方都市报》)数名领导人的刑事调查和审判提出上诉,恳请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和最高司法机关依法对案件进行监督。 同时呼吁当地有关司法机关遵守法治原则,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公正地处理案件,让公众,特别是致力于推动中国传媒产业改革的记者得到满意的回答。

《南方都市报》是隶属于《南方日报》的地方都市报,南方日报是小日本广东省委的官方报纸。以“以强烈的历史感、使命感和责任感促进社会发展”为目标,在短短五年时间内,已发展到平均每天103万册,年广告发布量达5.73亿元。目前,广东排名第二,中国排名第五,在全国影响巨大的新主流媒体具有极高的知名度、社会评价和品牌价值。

近年来,该报突破了都市报的传统新闻模式,响应党中央的号召,以新闻舆论监督为己任,通过深入调查和报道揭示社会问题,有效促进社会发展进步。

2003年2月至3月,基于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该报突破重重障碍,率先报道了广东省的非典疫情。今年晚些时候,该报报道了广州再次出现的非典病例。

正是因为新闻媒体的及时介入有效弥补了疫情初期公共信息的缺失,扩大了人们的知识面,从而有效传递疫情信息和预防常识,在疫情控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政府危机公关的大局和疫情爆发期间应对策略的转变中发挥了作用,同时敦促政府及时建立相应的预防体系和设施,应对类似疫情。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被拘留者孙志刚之死》震惊了整个中国。

由于这份报告,人们了解了广州的拘留和遣返场所以及相关工作环节中严重侵犯人权的恶劣情况。由于这份报告,全社会在同情知青孙志刚不幸逝世的同时,掀起了废除拘留遣返法和民权运动的浪潮。

在这场运动中,由于拘留和遣返方法的废除,虽然所有中国人都得到了更多的安全和尊严保护,但同时也造成了一些人的仕途损失和一些地方组织的非法利益。

当时,人们赞扬《南方都市报》的新闻敏锐度、社会责任感和良好的专业素质,并钦佩《南方都市报》敢于说真话的领导精神。

2003年7月,该报总经理余华凤因涉嫌“受贿”被拘留,但经过审查,他被保释候审。

同时,该报欢迎广州有关机构的调查。

调查持续了半年。除了针对该报的领导成员,它还席卷了《南方都市报》的大量广告客户,特别是“对与余华凤有往来的广告客户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调查,但没有发现任何结果。”

“到目前为止,享有较高社会影响力的报社领导程毅中、余华凤和李玟暎先后被拘留、逮捕和判刑。

《南方都市报》不仅面临着人人处境危险的局面,也面临着历史上罕见的经营和生存危机。

与其说这是《南方都市报》的悲剧,不如说是中国媒体的悲剧,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舆论监督)的戏剧。

表面上看,杜南案与我们无关。

然而,无论从案件现在已经广泛传播的现实,还是从它所代表的社会历史现象,或者从国家民主发展的总趋势和趋势来看,关注案件是一个媒体人、一个有良知和责任感的公民应该做的事情,监督案件的调查和审判是一个追求人民福祉的政党、一个追求公平正义的司法机关和一个代表人民利益的国家权力机关应该做的事情。

我们呼吁有关各方关注“杜南案”,这意味着不要在一个简单的刑事案件中为被告申诉。我们希望我们不仅要关注事件的真相,还要关注事件背后的声音和由此产生的问题。首先,中国报业面临许多制度性困难。作为国家唯一的投资机构,报纸一直以公共机构为基础。

然而,近年来,特别是在过去五年市场经济极为活跃的时期,许多报纸已经完全商业化为商业实体。

南方日报集团和南方都市报都具有事业单位和企业管理体制的性质。在经营上,他们完全按照企业经营的要求走市场化道路,遵守市场规则,以盈利为目的,实际上形成了报纸经营的“二元体制”。

报业集团作为国有企业,受原有体制约束,必须行使原有的国有企业管理职能,对已经上市的子报纸实施各种非市场约束和限制。

在报社运作过程中,奖励勤奋、惩罚懒惰是企业调动员工积极性的必然选择。

事实上,中央有关部门最近宣布的公共机构改革考虑到了上述现象。

从这个意义上说,为了确定“杜南案”奖金分配的性质,有必要特别关注已经商业化的机构(报纸)的利益分配,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审慎对待市场体制下报纸的运行机制。

有人说,“在中国,报社不像办公室,企业不像企业,企业也不像企业。

检查税收时,报纸是企业。保险投保后,报纸就成了生意。报社是全民参与的机关。

”这句话或多或少反映了许多报纸面临的尴尬。

第二,市场化媒体从业人员在“杜南案”中的尴尬地位相关人员之所以能够被判刑和拘留,是因为不可或缺的因素是他们的“国家工作人员地位”,因为刑法规定只有国家工作人员才能构成贪污贿赂的一般主体。

我们不否认本案中三人的现有“本国工作人员身份”,但问题是,根据世界上的惯例,大多数媒体是私人投资,至少大多数不是国家投资。这些媒体是典型的企业而不是“国有机构”,它们的雇员也不是“国家工作人员”。

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是,媒体把舆论监督作为自己的职责,其主要目标是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

如果一方面承认媒体的管理行为,另一方面司法机关被赋予对媒体管理和传播行为的非理性干预权,那么如果媒体监督甚至揭露司法机关的不良行为,司法机关就可以基于自身利益对媒体进行报复。

只有改革现有的媒体投资模式和确认媒体从业人员身份的方式,媒体才能敢于说实话,才能真正发挥其舆论监督作用,最终促进社会进步。

不幸的是,就“杜南案”的相关事实和某些社会历史背景以及某些社会言论而言,人们不禁联想到它,不禁质疑地方政府“关注和管理”媒体监督的方法和手段。

3.密切关注媒体空的生存,推进民族政治文明进程。纵观历史,媒体部门为推动时代进步、传播知识文明、调整和传播社会舆论做出了不懈的努力。随着媒体领域的全球化,思考和探索地方媒体如何在国内甚至国际舞台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是我们记者的使命。为了规范出版市场,政府加大了媒体管理力度,这也是必要和及时的。从长远来看,作为一个整体,我国更加开放,舆论环境更加宽松。

进步是不言而喻的。政府对媒体的宽容与政府的自信成正比。

越来越多只能在人民中间传播的新闻可以在正式的报道中看到,这是社会进步和开放的重要表现。与此同时,新闻传播越来越依赖互联网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许多只能在互联网上找到的新闻也进入了主流传统媒体。

就像中国的未来一样,媒体始终坚持主流政治立场,选择主流价值取向,确立主流道德观念,在制度内行使媒体权力,并进行建设性的舆论监督。

然而,我们不能同意,虽然国家提倡民主和自由的新闻生活环境,但个人权利部门却以反腐败的名义,利用司法工具来限制、打击和控制新闻自由,破坏新闻的生存空。如果这种局面得不到遏制,中国政治文明的进步也会遭遇同样的障碍,国民政府的公信力也会受到质疑。

追求和探索客观报道,真实再现事实,促进社会进步,将使新闻行业难以生存。

正如思想家培根所指出的,“不公正的判断比许多不公正的行为更糟糕,因为这些不公正的行为只会污染水流,而不公正的判断会腐蚀水源”。

我们期待杜南案得到公平审判。我们也相信,只要中国和朝鲜有正确的领导,现有的法律规定和法治原则得到保障,司法机构得到公平审判,杜南案就会有令人信服的结果。

中国媒体正在贯彻以责任、道德和对国家的忠诚推进国家进程的理念,并为此做出不懈努力。无论我们经历了多么失望和无助,我们从未放弃对中国司法公正的希望和对一个开放和公正社会的追求。

我们坚信,中国一定会走向开放和自由的时代。

为了正义、言论自由、新闻业的进步和国家民主,我们要发出上述呼吁。

他的心可以被学习,他的忠诚可以被考验。

詹江(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王克勤(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赵穆(著名散文家兼评论员)陈锋(北京新闻部总编辑)常陆(中国青年报首席记者)(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师)陈杰人(法律与生活杂志高级编辑)胡晓桐(高级媒体从业人员)注:以上并非最终版本,将用于签名收集。

请进入“杜南案件征集签名”栏签名,并留言回复。

请在您方便的时候留下您的姓名和个人信息,如单位和职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