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注册

枪支暴力是美国社会不可磨灭的痛苦。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美国发生了43,000多起枪击事件,造成10,842人死亡。枪支暴力是美国社会无法抹去的痛苦的核心。美国华盛顿州的一所高中发生在9月13日上午,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伤,一名嫌疑人被捕。

据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统计,截至9月13日,美国今年发生了43,000多起枪击事件,造成10,842人死亡,21,756人受伤。

为了应对美国长期存在的枪支暴力问题,特朗普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放松联系”,让警察获得军事装备,以加大打击暴力犯罪的力度。

一些批评者说,在枪支泛滥和警察与公众关系紧张的背景下,单单加强执法就很难令人乐观。

来源:当地时间9月10日,德克萨斯州枪击案中8人死亡,2人受伤,嫌疑人被击毙。

社会和种族反对派带来新的安全挑战9月10日,美国德克萨斯州北部的普莱诺市发生枪击事件,造成8人死亡。

普伦诺特市的枪击事件使今年美国造成4人死亡或受伤的“大规模枪击”数量上升至250起,高于去年同期。

据统计,仅在最近的劳动节周末,美国就发生了100多起枪击事件,仅9月2日就有24人在枪口下死亡。

目前,枪支泛滥、警民关系紧张等老问题尚未解决,左右两派激进活动带来了新的安全挑战。

自去年以来,美国社会和种族群体之间的对立加剧了。极右翼团体、白人至上主义和新纳粹团体经常活动。他们经常与左翼“反法西斯”团体针锋相对,带来新的安全威胁。

弗吉尼亚夏洛茨维尔最近的暴力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青少年经常成为枪支暴力的受害者和实施者。

8月底,新墨西哥州克洛维斯的一所公共图书馆发生枪击事件,造成两人死亡,四人受伤。

最近,美国媒体披露,乔治亚州萨凡纳和纽约锡拉丘兹的两名青少年死于枪支暴力。

从2014年到今年6月,萨凡纳和锡拉丘兹分别有57名12至17岁的儿童在枪口下死亡。

警察滥用暴力,不时造成涉案公民死亡,引起公众广泛关注。

今年6月,西雅图一位名叫夏琳·莱尔斯(Charlene lyles)的女子向警方报告,她的家人遭到抢劫,警方在莱尔斯抵达时将其击毙。

后来,发现莱尔斯患有精神疾病,并可能威胁警察。

当地媒体评论说,即便如此,一个持刀的小女人能对警察构成多大的威胁,两名警察当场杀死她合理吗?警察装备过度“军事化受到质疑针对高水平的枪支暴力,特朗普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打击暴力犯罪的措施,包括鼓励警方“松手松脚”,并“松绑”警方获取军事装备。

司法部还发起了“禁毒战争”和其他特别行动,努力恢复所谓的“法律和秩序”。

特朗普最近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允许警察和其他执法人员从国防部获得多余的军事装备,这原本是为了对付恐怖分子和贩毒集团。

然而,警察的过度“军事化”引起了许多争议。

自1997年以来,美国8000多个警察局获得了价值50亿美元的装甲车和直升机等军事装备。

狙击枪、榴弹发射器和装甲车已经成为许多警察局的标准配置。

在2015年警察枪击非裔美国青年布朗引发弗格森骚乱后,警方使用军事装备对付抗议者的画面一再出现在媒体上,引发社会不满。

为了改变执法人员的形象,改善警民关系,奥巴马政府出台政策,禁止向警察部门转移履带式战车、榴弹发射器等装备,并严格限制狙击步枪、军用运输机等装备流入警察局。

特朗普认为,一个强大的警察在就职后将有助于打击犯罪。

美国司法部长会议还表示,这种设备有助于警察“保护社区,保护自己”

塞申斯还批评奥巴马的司法改革给警察戴上了“枷锁”,影响了执法人员的士气,并对司法部限制警察权力的做法进行了全面审查。

特朗普在今年7月底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警方不应该对嫌疑人“过于友好”,也不应该打他们的头,但在将嫌疑人插入警车时没有必要保护他们的头,这引起了很多批评。

8月25日,特朗普宣布赦免“铁血警长”乔·阿尔帕约(joe alpayo),这也向警方发出了宽容的信号。

许多人认为阿帕约支持种族主义、践踏人权和滥用警察暴力,但右翼和反移民组织认为他是英雄。

美国杂志《纪事报》评论说,此举对西班牙裔社区来说是一个“清晰而丑陋的信息”。

几天前,美国人聚集在费尔法克斯的国家步枪协会外面,举行了一次反枪支暴力集会。

图片来源:人们遏制暴力的愿景仍然需要司法制度的全面改革事实上,暴力频发的症结在于枪支泛滥和警民关系紧张。

弗格森骚乱后,美国主要城市的犯罪率飙升,这被称为“弗格森效应”(Ferguson Effect)。

一方面,少数民族对警察越来越不信任,甚至犯下了攻击警察的极端行为。

另一方面,警方担心他们会被贴上种族歧视的标签,他们对执法的热情会下降。

弗雷迪·格雷(Freddie Gray)家庭的律师比利·墨菲(Billy Murphy)是一名非裔美国青年,在被警方逮捕后异常死亡,他在12日证实,他已经收到美国司法部的通知,称他不会起诉涉案的6名警察,这意味着没有人会对这名25岁青年的死亡承担刑事责任。

格雷的死引发了2015年针对警察滥用暴力和种族歧视的愤怒抗议。示威演变成大规模骚乱。

美国媒体认为,司法部目前对警察权力和士气的重视不容乐观。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类似的严厉打击犯罪的措施已经实施多次。它们不仅没有显著减少暴力犯罪,而且还对轻微犯罪处以重罚,造成监狱过度拥挤,加剧了警察和公众之间的紧张关系。

华盛顿律师协会民权和城市事务执行主任乔纳森史密斯担心司法部对赋予警察更多权力的强调可能会导致警察滥用职权和全国范围内的社会反弹。

布鲁克林学院社会学教授亚历克斯·维塔莱评论说,推广有害的执法方法不利于警察和公众之间的信任,降低执法效率,并使公民和警察面临风险。

美国社区联盟副主席布列塔尼·帕克内特(Brittany Paknett)认为,暴力犯罪与社会和司法系统的演变有关。种族歧视在学校和街道随处可见。许多少数民族青年甚至有“从学校到监狱”的恶性循环。显然,这不能通过简单和严格的执法来实现。司法系统的全面改革是必要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