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新闻

王洪章:防范风险——银行管理的永恒主题

习近平总书记、中国建设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洪章(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家俱乐部)在2017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指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

我们应该把积极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要做好科学预防、早期识别、早期预警、早期发现和早期处置。重点防范和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机制。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完善货币和宏观审慎政策两大支柱监管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

完善金融监管体系,保持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

“这是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在金融领域的根本要求。它为我们认识和防范金融风险指明了方向,也是我们做好新时期金融工作的根本跟进和行动指南。

《连线》杂志的创始编辑凯文·凯利(Kevin kelly)写了一本书《失控》,提到了一个叫做“共同进化理论”的原理。

银行的发展和风险与“共同进化理论”相同——银行的发展不断面临风险,风险的缓解和处置不断推动银行的发展。

一百多年来,中国银行业一直在消除风险、化解风险方面不断前进。没有一家银行一帆风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金融活动,经济活动;金融稳定,经济稳定。

“这是关于金融之间的辩证关系。

银行金融机构经营和发展的关键在于管理者和管理者对风险的理解和控制风险的能力。

未雨绸缪,未雨绸缪,不要忽视风险,不要放过隐患。

“大到不能倒”是一个神话,不可信。

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转型升级,风险控制能力不适合当前经营的金融机构将聚集巨大风险,面临市场退出的命运。

金融机构的管理层应该有如履薄冰的意识。他们应该时刻考虑风险,防范风险,研究风险,重视风险,控制风险。

银行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冒险赌博的历史。现代商业银行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冒险的历史。

银行发展与创新和金融风险之间的矛盾是激烈而长期的,“一尺高一尺高,一尺高一尺高”。

从现代经济结构和货币体系来看,银行业不仅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经济发展对银行业产生了一定的依赖。

事实上,这是不可持续的。

中国经济对银行业的依赖是世界上最突出的。

因此,银行业应始终注意保持风险与回报之间的平衡,特别是当出现重大经济波动和调整时,首先要做好风险防范和控制的准备。

从国际经验来看,美林在1987年的一次创新抵押证券交易中损失了4亿多美元。1991年,新英格兰银行面临流动性困难,不得不向政府寻求20亿美元的财政支持。1992年,巴克莱银行花费了25亿英镑来弥补坏账和有问题的债务。1993年,法国里昂信贷也因为同样的问题遭受了巨大损失。巴林银行是最古老的商业银行。1995年,它在日经225指数投资交易中损失了8亿多英镑。

国际商业信贷银行的倒闭也是由于利率互换交易、合同漏洞和故意隐瞒一些可疑活动。

此案被国际巴塞尔组织列为重大国际金融风险案件,教训极其深刻。

系统风险和区域风险造成的损失和影响很难在10年或20年内消除。

除了风险,监管的博弈和适应更为重要。

所有这些风险导致了监管的加强和改革。

1996年,英国开始考虑改革和加强银行监管,从分业监管向综合监管转变,整合银行、保险、信托和基金的专门监管机构,成立金融服务局,解决分业监管中信息不对称、产品间沟通不畅、监管标准不同、数据共享等问题。

2007年,美国爆发了次贷危机,英格兰北岩银行(Northern Rock Bank of England)遇到了另一个问题,濒临破产。因此,英国监管当局意识到,仅靠微观监管远远不够,缺乏宏观审慎监管。

2012年,英国进行了监管体制的第二次改革,重新设立了金融政策委员会、审慎监管局和金融行为监管局。

其中,审慎监管局负责微观审慎、市场准入和市场监管。

金融行为监管局主要保护投资者和存款人的利益,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金融政策委员会对金融体系进行宏观判断。

这三个部门相辅相成,解决了缺乏职能监督和行为监督的问题。

改革开放40年来,党中央高度重视金融风险防范。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面临的金融风险和考验尤为复杂和严峻。

1993年,为应对当时金融业的“三乱”(乱集资、乱审批机构、乱办理金融业务),中央政府发布了“六号文件”,制定了16项措施,起草了三章,进行了整顿,迅速恢复了金融秩序。

十四届三中全会《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深入总结和分析了金融“三乱”治理经验,把防范金融风险作为经济改革的重要环节,确立了金融体制改革的目标:一是建立中央银行宏观调控体系、金融组织体系和金融市场体系;另一项重大改革是明确中国人民银行加强金融监管的责任,从以前的“说服”管理转向履行“货币金融警察”的职责,并对金融机构实施违法记录和收缴凭证。

从1997年起,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升到国家和中央两级。

199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要求用三年时间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金融机构体系、金融市场体系和金融监管体系。提出了15项主要措施,主要内容是建立区域性银行。加强金融系统党的统一领导;保险监管机构的设立;各地方金融机构的重组和重组;借鉴国际监管经验,有效银行监管的核心原则是巴塞尔新协议。强化治理约束,要求商业银行两年内资本充足率达到8%以上;在商业银行管理规范化和现代企业治理方面,应建立国有金融机构监事会,加强企业内部控制。实施新的贷款分类和评估方法;严格实行分业经营,逐步实行分业监管;制定对非法活动的经济处罚。

这些措施将国际监管理念和风险控制方法引入我国金融体系,为建立规范的金融体系和及时化解风险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2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主要讨论分业经营和分业监管问题。此前,根据中央政府的要求,各部门经营的金融企业和非行业金融机构经营的金融机构完成了脱钩任务。其中,中央单位的42家金融机构与主管部门脱钩,为单独经营和单独监管奠定了基础。

通过单独操作和监督,很大程度上避免了监督部门的道德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的监管职能分别移交给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和新成立的银监会。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更强调微观层面的监督和管理。当金融混业经营成为现实时,监管体制不适应,这是历史的局限。

200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应对次贷危机。

一方面,推动改革,如CDB发展金融改革;另一方面,国务院加强了审慎管理。国务院成立了应对金融危机领导小组,研究重大金融问题,积极稳妥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和次贷危机引发的经济动荡。

2012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时,面临的经济金融形势要好一些,各家金融机构无论是银行、证券、保险、基金,还是类银行、类金融企业,在战略转型、服务方式、服务产品、服务效率上不断改革创新,金融业特别是银行业务流程建设、IT建设、产品创新、智慧银行、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应用十分活跃。2012年全国金融会议召开时,面临的经济和金融形势更好。金融机构,无论是银行、证券、保险、基金,还是准银行或准金融企业,都在战略转型、服务方式、服务产品和服务效率方面不断改革和创新。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业务流程建设、信息技术建设、产品创新、智能银行、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应用非常活跃。

2012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主要讨论金融机构如何支持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问题,要求大型商业银行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不断增加对小微企业的服务和普惠金融,从而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问题。

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是供给侧结构改革和经济新常态背景下的一次重要会议。

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对金融改革和风险防范做了深刻的分析和阐述,强调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体系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体系。

国务院随后成立了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Development Committee),协调宏观审慎和微观审慎监管之间的不协调,解决监管机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和人才市场稳定问题,建立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两大支柱监管框架。

从1997年以来历届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特别是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可以发现一些规律性。

首先,金融风险随着经济周期波动而变化。

深刻分析和理解金融风险的产生、发展和成因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关键。

中央政府对金融风险的分析和判断,特别是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金融安全和金融风险的处置和应对,进一步明确了我们的方向,增强了我们把握金融运行规律的意识。

第二,金融风险的暴露和集中引起了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金融风险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不容忽视。

第三,每次金融工作会议都要调整监管责任,所以当金融风险发生时,首先要对监管进行检查和反思。

在金融风险的另一个层面,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过去两年的金融动荡和当前的金融风险谈了很多。

从银行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看,需要从金融机构内部控制的角度来研究和应对。

首先,中国银行业的创新转型方兴未艾,但伴随而来的全面风险转型迫在眉睫。

第二,企业战略和模式创新层出不穷,但风险管理相对滞后。

第三,逐步修复风险和内部控制不再有帮助。银行需要从战略、治理、流程、人才和制度模式等方面进行全面的风险转型。

第四,成功的风险转换将产生丰厚的回报。没有风险,就没有回报。

作为银行监管者和管理者,我们应该深刻理解这个事实。

风险是管理,高风险有高回报,低风险有低回报,风险通过管理来解决,收益和绩效通过解决风险来产生。

中国银行业尚未经历金融危机的全面考验。绝大多数员工没有接受过系统的专业风险管理培训,也缺乏处理重大金融危机的经验。

因此,应努力提高国际监管规则的水平和水平,为各种业务建立有效的风险评级模型,加强合规文化建设和风险团队标准化。

加强风险防范和安全建设,必须做好为实体经济提供金融服务的工作。

经济第一。只有当经济好的时候,金融才能好。金融稳定和生活极大地促进了经济工作的稳定健康发展。

为实体经济提供金融服务是中国商业银行的神圣职责,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

第二,按照“三去一补一降”的要求,首先要做好金融去杠杆化工作,解决金融“去虚拟化”问题,加快金融业回归原点。

第三,规范同业行为、资产管理和财务管理,实行渗透监管。

资本管理、同业管理和财务管理是银行业创新发展的必然方向。关键是如何回到原点,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

第四,进一步强化地方监管职能,严格市场准入。

加强对主管和财务主管的管理和教育,禁止道德和专业水平低的员工进入市场。

提高监管水平和权威,严厉打击金融机构违法行为。

第五,没有最好的监管体系,只有合适的监管体系。

监督的概念是注重监督和管理,而不是审批。应建立健全的市场准入机制,以避免简单和广泛的做法。

克服同质监管的弊端,实行差异化监管,严格界定标准、准入程序和原则。

监管责任是维护金融业务的稳定运行,监管目标是保护存款人、投资者和保险人的利益。

客户将资金移交给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有责任为客户获取回报并控制风险。监管者有责任帮助金融机构控制和化解风险。

所有人都应该围绕这个目标履行他们的职责,否则他们将失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