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国际

余光中对蔡京政府新课程纲要感到愤怒:文言文是民族的记忆

(原标题:10,000多人加入抗议蔡氏政府新课程:余光中说话坚决)海外网络新闻8月30日,蔡氏政府的“12年国家教会课程计划”引发争议。上周,王德威和其他台湾学者联合发表了一份关于“汉语是我们的家”的联合声明,呼吁课程摒弃书面和口头汉语(指文言文和白话)之间的斗争,捍卫课程的修订不要成为意识形态工具。迄今为止,包括余光中和其他国家在内,联合签名的数量已超过10 000个。

30日接受采访时,余光中说,“如果我们抛弃古典风格的作品,我们将成为一个没有记忆的国家!”据台湾联合日报报道,余光中认为文言文非常重要。它是几千年来中国文化的载体,延续了几千年来老祖宗的思想、观点和结晶。

汉语的价值是永恒的,尤其是文言文,它给人留下了更深的印象。

余光中强调政治不应该介入中国教育。“如果我没有文言文背景,我就写不出好文章。

根据overseas.com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台湾教育部最近召开了一次“12年全国课程审查会议”。普通高中组织提议将“中国古代文学的必读书目”从20页减少到10页或15页,甚至在新教科书的候选人名单中增加关于卖淫和歧视台湾少数民族的文章。

还有消息称,教科书将砍掉一些历代著名作家的经典作品,而日文文言文将成为必修课。

蔡志勇的课程初稿引发了台湾各界的批评。

然而,民进党将胡适从“中国”教科书中剔除,是为了“自然地”缩减文言文,甚至打着“专业”的幌子说“胡适曾经批评文言文是半死不活的”。因此,台湾学生应该摆脱这种“半死不活”的写作,有更多的时间学习白话。

然而,胡适对文言文的“批判”有着特殊的时代背景。台湾历史老师曹如梅(Cao Rumei)在台湾的政治谈话节目《夜问权力》中指出,胡适确实提倡白话,但他从未否认文言文的美。

曹如梅讥讽地说:“台湾海峡两岸的猴子不会哭。独木舟穿过了万重山。

“这句话对胡适来说怎么用白话翻译?你想说,“两边的猴子都在叫吗?”这时,在场的客人又笑了起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