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新闻

“成为志愿者捐献者,感到荣幸和自豪.”

王胜海今年55岁。他是共产党员,在云台长途客运站工作。他是一个老人。

在4月3日下午接受采访时,他告诉记者,“我终于在4月1日拿到了签字的遗体(器官)捐赠申请表。我还是有点激动。”王胜海在皖南医学院滨江校区实验楼自豪地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申请登记表”和志愿者证明(如图)。

只有安徽省红十字会颁发的这张证书上写着:“王胜海同志,你在一百年内自愿无偿捐献你的身体和角膜,并注册成为捐献你的身体和角膜的志愿者。你的行为将造福社会和子孙后代,我谨向你致以崇高的敬意……”王胜海多年来一直是献血者。他家的献血卡上有很多复印件,他是一个随电话而来的“特殊献血者”。

他告诉记者,从他20多岁的时候开始,他就想成为一名“志愿者捐助者”,但是他不知道具体的程序和方法,所以他一直拖拖拉拉。

后来,红十字医院的一名医生告诉他一个消息:皖南医学院可能会接受这方面的捐赠。

2016年,他发现仍在建设中的皖南医学院滨江校区“认门”,并收到了“申请登记表”。

表格填写得很快,但由于习俗和其他原因,很难让家庭成员担任“执行者”并在表格上签名。

表格很快就在家里保存了一年。

2017年夏天,心急的王胜海带着他代表签署的《申请登记表》来到万依滨江校区。工作人员发现“泄密”后,王胜海不得不继续回家做思想工作。

“这是我的愿望,我只希望你给接待处打电话,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人们一生都必须离开这个世界。我们必须留下一些东西。最好把身体奉献给社会,奉献给医疗事业,节约土地资源…”王胜海把他带回来的宣传小册子给家人看,反复劝说他们,试图理解。

看到王胜海如此执着,今年他的家人终于转危为安,同意签署《申请登记表》,这让王胜海感到非常欣慰。

“我认为捐献遗体是个人的荣耀、家庭的解放、社会的奉献、人道主义精神的弘扬和伟大的爱。

我不认为有任何值得的问题,无论家人、亲戚和朋友,都应该能够理解、鼓励和支持。

在我生命的最后,我愿意把我的身体免费奉献给祖国的医疗事业。

我认为我的角膜可以帮助那些迫切需要再次看到光明的人,这是我最大的幸福和荣耀。

”王胜海说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